解密:教会的力量在中世纪的时候特别强大,之后为何会衰弱?

大家都晓得教会的力量是特别强大的,特别是在中世纪的时候,接下来我带大家了解一下在中世纪教会为何会衰弱。在中世纪,天主教教会是强有力而且有影响的。它不但教导宗教和道德,而且做了相当多的管理工作。在以后几个世纪中,14到17世纪,它的影响和权威虽然还是非常大,但显然减少和削弱了。已说过,这个教会的衰弱是有助于专制政体兴起的因素之一。让我们来看看毕竟是什么使教会衰弱的。十字军归根毕竟反映了对教会,尤其是对教皇政治的不利。在12世纪,当十字军狂热高涨和胜利的时候,发动十字军的教皇们过去获得了非常大荣誉;但是在13、14世纪,当十字军狂热低落和失利的时候,教皇也相应地失去了荣誉。

不但是反穆斯林的十字军没有坚守圣地,因而损害了教皇政治的信誉;而且许多善良的人终于感到十字军已被引入歧途,为了一些毫无价值的目的被利用了。例如,在教会与国家间的斗争中,十字军被鼓动去反对神圣罗马皇帝和其他基督教王侯们。这就使十字军变得庸俗而可疑。许多效忠于教会的成员以为他们曾被纯粹的政治策划所利用,因此拒绝注意教会发出的种种呼吁和训示。一个英国修士评论教皇为发动这样一次「十字军」而出的一个文告时写道:「当信徒们听到这个呼吁时,他们觉得奇怪,就是教皇许诺他们去流基督教徒的血的报酬,竟会与以前许诺去与不信教者血战的报酬是同样的。」

金钱的负担到圣地去的十字军战士们,教皇都给他们颁发赎罪券,就是对他们许下死后享有特殊照顾的诺言。为筹集十字军的经费,教皇开始对那些留在家中只捐钱的人也授予赎罪券。同时,向教士和教会的佃户征收什一税一一种所得税。后来,这些钱的一部分花费在别的事情上去了,而没有用在十字军上;当没有十字军进行的时候,钱税还是照旧征收。可花费的钱多了,教皇就习惯于挥霍,于是征收的教会税费的种类和数量都日益增多。最不幸的是,有些教皇是世俗的不称职的人。当然不是所有教皇都这样其中大多数还是正直和诚恳的;但是好教皇们非常难抵消几个坏教皇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不管怎样,教会的税收制度变得越来越苛重,越来越不得人心了。

教会的衰弱不单是由于十字军的表面失败和大众对过重的金钱负担的厌恶,也由于教会与世俗统治者在政治要求上的争吵。在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战胜了教皇卜尼法斯八世以后,再也没有教皇认真地提出过这样极端的要求。大多数人终于同意但丁的意见,就是教会的领域是宗教的和道德的,而不是政治的。这一见解并没有减少教会的精神权威,但确实削弱了它的政治权势;而主要的获益者却是各国的国王。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 ,前面说过,那些继ト尼法斯八世之后的教皇们住在法国。从130年到1377年将近70年,他们都住在阿维尼翁。这些教皇们本人都是善良的和有天赋的,但在法国国外,人们都相信他们只不过是法国国王的工具;他们在阿维尼翁居留这段时间被称作「巴比伦式流亡」,或者「巴比伦式监禁」。就这样,他们被比作曾被流放和监禁在古代巴比伦城达70年之久的希伯来人。

义大利人对教皇们在阿维尼翁的长期居留当然极为憎恨。1347年罗马人民在黎恩济吸纳人心的领导之下,起来造反并建立了一个新政府一个共和国。他所倡议的政府既是民主的又是民族的。新政府是对教皇也是对其他义大利统治者的一个挑战。1354年黎思济被杀害,他的政府被推翻,尽管如此,事实非常清楚,义大利存在着一种非常深的民族的和反教皇的感情。最后,在1377年,主要由于修女锡耶纳的凯特琳的恳求和威胁,教皇从阿维尼翁回到了罗马,「巴比伦式流亡」至此结束。

但是在削弱教会方面甚至比「巴比伦式流亡」起了更坏影响的是「教会大分裂」。从1378年到1417年有两个对抗的教皇,一个在罗马,一个在阿维尼翁。教会的这种分裂历史上称为「教会大分裂」。这一分裂也导致了诸国形成多少敌对的阵容。法国苏格兰、萨瓦、西班牙和葡萄牙都支援阿维尼翁的教皇义大利、德国、英国、匈牙利、波兰和其他一些国家则站在罗马教皇一边。1417年这一分裂治愈了;但自此以后教皇相对减弱,国王却相对增强了。在「教会大分裂」之后的一两代许多人以为全体宗教会议应比教皇有更高的权威。拥护这种意见的被称为「宗教会议运动」。这一运动非常快就垮台了,但在它延续时,它分裂并削弱了教会。不晓得大家以为教会的衰弱还有哪壹些原因,欢迎评论探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