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西门庆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床战

这次西门庆与潘金莲做爱是其反版,当初潘金莲的昏迷感觉此时全归西门庆所有。不同的是,潘金莲仅短暂的昏迷,西门庆则一蹶不振了。
自从胡僧那里获得了“伟哥”,西门庆更觉得自己能力无限,四方出击,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攻无不克。其实靠“伟哥”来支撑性事,恰恰证明他的生命力正在走向衰竭。我们大幅度略去西门庆几乎所有的公务与商务,仅就性事为他代拟个工作日志,看从重和元年元旦到正月十五元宵期间,他是如何竭尽性力,连续作战的,就不难看出他的死亡到底属于悲剧还是喜剧。
重和元年正月元旦。“西门庆待了一日人,已酒带半酣,至晚打发人去了,回到上房歇一夜。”按,上房即正妻吴月娘之房。
“到次早,又出去贺年,至晚归来”。“西门庆已吃的酩酊大醉”,就撞入贲四家,贲四娘“早已在门里迎接出来,两个也无闲话,走到里间,脱衣解带就干起来。”
初三,“西门庆就在金莲房中歇了一夜。”
初四,早往衙门中开印,升厅画卯,发放公事。
初五,同应伯爵、吴大舅,三人起身到云理守家,“吃庆官酒。”
初六,“午后时分径来王招宣府中拜节”,与“林太太鸳帏再战”。至二更时分回家,对吴月娘说:“这两日春气发也怎的,只害这腰腿疼。”
初七,早晨与应伯爵说:“这两日不知酒多也怎的,只害腿疼,懒待动旦。”午间谢绝外客来访,“猛想起任医官与他延寿丹,用人乳吃”。于是到李瓶儿房中,叫如意儿挤乳打发吃药,立即与她做爱,“两个淫声艳语,无般言语不说出来。”
初八晚夕,潘金莲“陪着西门庆自在饮酒,顽耍一处”,秋菊“在明间板壁缝儿内,听他两个在屋里行房”。
初九,潘金莲生日。西门庆往何千户家赴席,至晚回家,就和如意儿歇了。
初十,发帖儿请众官娘子十二日来看灯吃酒。李三来通报有宗为朝廷采办古器的大买卖。
十一日,派新来家人来爵等到兖州府去追上述那宗买卖的批文。
十二日,西门庆家中请各堂客饮酒。其中何千户娘子蓝氏“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的娇媚仪容,令他不见则已,一见魂飞天外。未能得手,散席时撞见来爵媳妇惠元,抱进房中按在炕沿上,“耸了个尽情满意”,这叫“未曾得遭莺莺面,且把红娘去解馋”。其实这天在酒席上,西门庆就“没精神,鼾鼾的打起睡来”——这在从来就精力过剩的西门庆来说,是极为罕见的。
十三日,早起来头沉,懒往衙门去。王经趁机将他姐姐王六儿一包儿“物事”递与西门庆。西门庆经不住王六儿“物事”的引诱,午后找个借口跑到狮子街会王六儿去了。
西门庆已竭尽性力,以诸种武器、百般武艺,和王六儿进行了一次全武行的实弹表演。到掌灯时分,西门庆心中只想着何千户娘子蓝氏,这是他平生欲得而未得的惟一女性,因而欲情如火,在王六儿身上再次燃起战火。
西门庆在王六儿那里带病酣战,已耗尽精力。三更回家,经冷风侵袭,到家腿脚发软,被左右扶进潘金莲房中。在性战场上,西门庆从来就是主动进击的角色,而今夜他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居于被动地位,被潘金莲百般摆布。
原来西门庆自王六儿那里归来时,潘金莲还没睡,浑衣倒在炕上,等待西门庆。谁知西门庆进门上炕就鼾睡如雷,再也摇不醒。怎禁那欲火烧身,金莲不住用手只顾捏弄那话,蹲下身子替他百计品咂,只是不起。终从西门庆袖中摸出金穿心盒儿,见里面只剩下三四丸药儿,取来烧酒,自己吃了一丸,还剩下三丸恐怕药力不效,拿烧酒都送到西门庆口内。西门庆合着眼只顾吃,不消一盏热茶时间,那药力发作起来,于是有了下面极为不堪的一幕:
妇人将白绫带子拴在根上,那话躍然而起。妇人见他只顾睡,于是骑在他身上,……西门庆繇着他掇弄,只是不理。妇人情不能当,以舌亲于西门庆口中,两手搂着他脖项,极力揉擦,左右偎擦,……又勒勾约一顿饭时,那管中之精猛然一股冒将出来,犹水银之泻筒中相似,忙用口接咽不及,只顾流将出来,初时还是精液,往后尽是血水出来,再无个收救。西门庆已昏迷过去,四肢不收。……
这天西门庆的两次性战,正好是第二十七回“大闹葡萄架”的正反两个版面。与王六儿行房是其正版,体位动作与第二十七回几乎一模一样;与潘金莲做爱是其反版,当初潘金莲的昏迷感觉此时全归西门庆所有。不同的是,潘金莲仅短暂的昏迷,西门庆则一蹶不振了。
十四日,清晨,西门庆起来梳头,忽然一阵昏晕,望前一头抢将去。
十五日,西门庆“内边虚阳肿胀,不便处发出红瘰来,连肾囊都肿的明滑溜如茄子大。但溺尿,尿管中犹如刀子犁的一般”。任医官、胡太医、何春泉轮番来看,有说为“脱阳之症”,有说为“溺血之疾”,有说是“癃闭便毒”,(按,以今日医学视之,当为“尿毒症”。)讨将药来,越发弄的虚阳举发,麈柄如铁,昼夜不倒。潘金莲“晚夕不管好歹,还骑在他身上,倒浇蜡烛掇弄,死而复苏者数次”。(按,《金瓶梅词话》作“不知好歹”,尚可以“科盲”视之;此处作“不管”则更被写得不堪也。可见“第一奇书”本也未必处处优于“词话本”。)
十六日,月娘将西门庆从潘金莲房中移至“上房”。此后医、巫兼治,仍无效果。终于正月二十一日,五更时分,西门庆“相火烧身,变出风来,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挨到巳牌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从正月十三日生病至二十一日断气,前后仅8天;盖李瓶儿从生病到死也只用了8天,都属于速亡之辈。西门庆死时年仅33岁。西门庆在性战中一向英雄,死时却颇不英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