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业有专攻易中天先生,如此“着书”当否?


朋友把一本书放上我的案头:易中天着《美国宪法的诞生和我们的反思》。

易中天先生在“后记”里说:“令人高兴的是,2003年
1月,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由尹宣先生翻译的美国‘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所着《辩论:美国制宪会议记录》一书。麦迪逊的这部《辩论》记录了1787年5月25日至9月17日制宪会议的全过程,自始至终,一天不缺;尹宣先生的译笔又好,且注释极为详尽,因此读来不仅欢快流畅,而且惊心动魄,受益良多。”

胜博发网页,早在100年前,特纳给他的朋友、《辩论》英文版编者法兰德写信说:“再无一人像我这样明白,你这样的作品,会把你的姓名与世界*史中最有生命力的记录永远连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解说将如鸿毛飞逝,而我独具慧眼所见之书,却会走进寻常百姓之家,成为百谈不厌的话题,我自以为明白却未真懂的内容,将幸运地散落于街头巷尾,排成长队的学者,将会感戴你的这份深恩厚德。”

《辩论》的英文封面上,麦迪逊的姓名后面,没有“着”字;这本书的内容,是美国制宪会议代表的“群言荟萃”,麦迪逊是记录。《辩论》汉语译文初版,只署“尹宣译”,再版时,要改成“尹宣译注”:我为此书写了600多条注释,构成上、下两本书的格局;注释是此书的重要内容,占有相当篇幅,说明以示负责。

我译《辩论》并为之作注时,心想:都云译者痴,谁解其中味?

现在,易中天先生至少解出两味:译笔还好,注释详尽。我觉得:遇到知音。

《美国宪法的诞生和我们的反思》“后记”接着说:“我实在忍不住要把这个故事重讲一遍,以便有更多的人来分享这种感受。”

澳门金沙国际 ,过去,有许多人曾经把经典着作通俗化,后来,人们发现,其中不少对原着作了阉割和曲解。为此,许多先

< 1 > < 2 >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